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IT

半年预亏8亿港元酷派路在何方1

来源: 作者: 2018-08-17 17:49:49

半年预亏8亿港元 酷派路在何方?

本以为和乐视的合作能够帮助酷派这个老牌品牌走出泥淖,但从现状来看,酷派的复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酷派还能走多远?

就在4月21日,酷派发布公告称,截止2017年3月31日经营亏损约为港币4.6亿元,预计2017年上半年经营亏损会扩大到港币6亿-8亿元之间;相比去年同期经营亏损港币1.628亿元,出现较大经营业绩下滑。

此外,公告还表示,酷派的营业收入同比也将下滑超过50%;主要原因在于,市场竞争激烈,而酷派本身的新产品仍未上市,导致销售收入下滑。

几天后,4月26日,酷派再次发出公告,表示再次推迟2016年全年财报发布日期,预计将在五月底之前公布财报,原因在于需要更多的时间核实财务数据。目前,酷派的股票依然在港交所暂时停牌。

这已经是酷派第二次宣布延后发布年报了。

根据先前的预计,它们本应在今年三月底之前发布2016年的全年财报,但不久前的一份公告表示,它们把发布日期延后到了四月底。现在看来,外界想读到酷派的2016年报,还得再等一会儿。

年报姗姗来迟的背后,折射出的是酷派这家老牌厂商的窘境。这家曾经和中兴、华为、联想并称的国内品牌四大天王,在智能机时代到来后却开始遇到危机。

首要问题来自渠道商方面。市场研究机构Strategy Analytics的高级分析师吴怡雯告诉界面,运营商降低了对智能的直接补贴;这对依赖运营商渠道的酷派而言,是比较大的打击。

另外,作为上市公司的酷派也遭遇到了短期业绩的压力,这是其余竞争对手所不需面对的。为此,酷派必须不断地针对市场的要求采取变化,包括将旗下的大神和ivvi两个子品牌剥离,仅剩下酷派品牌本身;同时希望通过树立全新的高端系列锋尚,提升品牌本身的时尚元素;引入360作为合作伙伴等。

但这并没有带来预想中的效果,就连酷派和360的合作最终也只是落得一个不欢而散。吴怡雯表示,在过去几年中,酷派频繁地进行战略调整,背后的不连贯性对酷派的长期成长是不利的。

转型不顺的直接结果是市场占有率的下滑。现在的市场上,使用酷派品牌的用户已不多见。第一界研究院所发布的《2016年度中国畅销市场分析报告》显示,酷派在2016年的销量在全国范围内仅排到第九名,勉强留在了前十之列。

除了市场份额之外,酷派的营收水平也在近年呈现出下挫趋势。财报数据显示,酷派在2014年的营业收入达到了港币249亿元

半年预亏8亿港元酷派路在何方1

,这一数字在2015年下跌到了港币146.7亿元,跌幅达到了41.1%;而根据公告说法,2016年酷派的营收预期同样不乐观。

2016年8月,为了进一步适应市场的节奏,酷派请来了前荣耀总裁刘江峰出任公司CEO,希望借助他在领域方面的经验重振品牌。在此前接受界面的采访时,刘江峰就表示,在接手酷派之后,除了给品牌瘦身之外,他还会重新梳理公司的战略和组织文化,希望将公司带回正轨。

对于未来,刘江峰给出的目标是要在2017年实现盈利,五年内酷派销量过亿,并重回行业第一的位置。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酷派还请来了外援2016年6月17日,乐视第二次出资10.47亿港元(约合8.95亿元人民币)购入酷派股份,成为酷派单一控股股东。贾跃亭也成为了酷派集团的主席。

从当时的背景来看,引入乐视作为大股东应该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作为一家以运营商渠道为主的品牌,酷派向来缺乏互联基因,乐视的加入可以弥补它们在这个层面的不足。此外,在当时,尚未陷入资金困局的乐视依然可以为酷派提供充足的弹药,帮助它们重新搭建渠道,拓展市场。

乐视方面也表示,在入股酷派之后,会将两家的内容、技术、供应链、渠道等资源进一步整合,打造内部生态。贾跃亭就曾经表示,要在未来一两年内实现乐视+酷派生态一亿台的销量。

只是,乐视自2016年下半年以来遇到的麻烦,给这次合作的前景蒙上了一层浓重的阴影。

界面此前曾经报道过,自2016年11月以来,有不少供应商公开表示,乐视方面拖欠了它们巨额账款,并已经拒绝为乐视供货。受到牵连的供应商包括高通、夏普、舜宇光学、信利半导体、瑞声科技等,大多集中在领域。

欠款消息随后开始发酵,不少规模较小的供应商开始选择以维权的方式像乐视讨要说法。去年12月,界面报道了乐视返修供应商天津泓福瑞电子有限公司到北京乐视大厦讨要欠款的。

这一系列负面消息的传出不仅影响了乐视在资本市场上的脚步,酷派也被殃及池鱼。自去年11月以来,酷派的股价一路下挫,最低时一度跌到了每股港币0.66元;在本次停牌前,酷派的股价停留在了每股港币0.72元。去年11月21日,酷派方面就曾经发布了盈利预警,称预计2016年度将录得约港币30亿元的亏损。从结果来看,和乐视的联姻不仅没有给酷派带来好处,反而是将其往低谷中再推了一把。

而酷派方面也似乎正试图淡化其与乐视之间的联系。在早前进行的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上,刘江峰就公开表示,酷派和乐视是两个公司,乐视的资金情况不会对酷派带来太大影响。然而真实影响如何,外界仍不得而知。

在乐视和酷派的交易宣布之时,大家普遍期待着1+12的协同效应,针对这次合作,吴怡雯如是评价,乐视的内容生态,上渠道,和资金支持都是酷派当时值得期待的发展助力;但这些助力可能在短期内因为乐视本身的危机而难以实现。

当然,作为一家有着深厚基础的厂商,即便离开了乐视,酷派也能够凭借着自身在技术和专利上的积累继续存活。有数据显示,酷派目前已经持有7000多项专利,其中90%以上都与相关,这一数字超过了不少品牌。在此前接受界面的采访时,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就评价称,即使酷派没有转型成功,还是可以做一家小而美的品牌。

不过对于酷派而言,这也许是它们最不想面对的一个结果。内部人士告诉界面,酷派即将在今年五月底发布一部新,这将会是它们继2016年12月以来发布的第一款新产品。不知道这次新产品的问世,又会将酷派引向何方?

相关推荐